7星彩预测12063|体彩7星彩中几个号有奖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校友園地 > 母校情懷
【長郡校友】三湘都市報 99歲凱旋門“最火”攝影師:梅蘭芳最喜歡我拍的照
來源:長郡中學    作者:    發布時間:2014-08-27    點擊率:17241

點擊查看原文:【長郡校友】三湘都市報 99歲凱旋門“最火”攝影師:梅蘭芳最喜歡我拍的照




梅蘭芳請肖伯幫忙拍的卸妝照



1956年,肖伯拍的梅蘭芳在湖南大劇院演出時的洛神扮相



7月9日,肖伯正在細看本報有關他的報道

口述者:肖伯

簡介:國家一級攝影技師,今年99歲,現居長沙岳民巷。1916年出生于衡陽,17歲從長郡中學畢業后在藥王街的裕新照相館學照相。1938年擔任成都空軍太平寺機場教授科的照相員。1941年返回長沙。1956年到凱旋門工作,直至1976年退休。

7月9日,本報推出報道《99歲抗戰老兵,拍下“長沙史記”》,很多人知道了99歲老人肖伯的故事。他是抗日空軍轟炸機上的拍攝員,曾為梅蘭芳、葉劍英等人拍照,設計了湖南第一臺自主生產的照相機——長島牌照相機。

肖老是湖南省攝影界泰斗,在老字號凱旋門工作多年,與凱旋門照相館的創始人朱振三是摯友。上世紀三十年代,他每天在照相館不停地按下快門刻錄長沙人神態各異的“靚照”。肖老技術一流,在長沙攝影界是有名的“大佬”,受到很多顧客的追捧。每到周末,客人會耐心地花上四個小時排隊等他拍照……7月9日,記者再次來到老人家中,聽他講那過去的故事。

凱旋門創始人朱振三很有才干,一碰面就問攝影新技術

十六七歲時,我從長郡中學畢業后,在藥王街的裕新照相館學照相。那時候,我認識了朱振三(凱旋門的創始人),他比我小一歲,在藥王街的“鏡蓉”照相館當營業員。當時長沙的照相館有將近30家,僅藥王街一條街就有六七家照相館!比如北會素、鏡中天、金粟影、錦華麗、華豐,這些都是當年長沙有名的照相館。

朱振三的性格很好,沒有什么架子,人很正派,做事情很認真。他不會拍照,甚至不知道相機怎么用,但他特別善于跟顧客打交道,做人一點都不假。他的原則是:照片拍得不好就是不好,不會為了生意故意騙人。朱振三很有經營才干,我們一碰面,他首先問的就是,最近行業內有什么新的技術?然后我們就聊開了。

大概在1938年,文夕大火后,他以自己的人脈關系,集結了長沙攝影行業里技術較高的幾個人,在火后廢墟上搭蓋起臨時照相棚,取名為新華光照相館,在我們行業內做得“響當當”。1944年日本占領長沙后,他把相館遷到了貴陽。1945年,為紀念抗戰勝利,朱振三回到長沙,將照相館改名叫“凱旋門”,1946年正式開張。那時候凱旋門在長沙的照相館行業首屈一指,他鋪子里的職工人數也很多,差不多有十幾個人。直到1956年,凱旋門成為長沙市首批公私合營企業,朱振三調到了長沙市服務公司當業務科科長。退休后,我們一直有往來。

給梅蘭芳拍的卸妝照,是他最喜歡的照片

1956年,長沙多家企業公私合營后,我所在的照相館被合并到凱旋門,當時凱旋門有20多個職工。我那時名氣很大,很多人都知道我照相技術好,只要照相,他們就會說“你找凱旋門的老肖!” 他們說我拍的照片有紋理質感,照片里的人眼睛都會發亮。所以每天找我拍照的人很多,我忙得像車轱轆不停地轉。每到周末,有的人為等我拍照寧愿等四個小時,發票一大摞。凱旋門每天的人流量差不多有一兩百,一個月營業額大概將近3萬,這在當時是很了不得的事啦!

我當時在凱旋門拿的是一級攝影師的工資,每個月有93.5元。平時沒事我就喜歡琢磨些拍照技巧,還設計了旋轉椅,全自動的那種,拍照的時候可以多角度。我還畫了設計圖,都是我自己一筆一劃弄的。

慢慢地,很多名人開始找我拍照,比如蓋叫天、馬連良等京劇名人。1956年,梅蘭芳在湖南劇院演出半個月,劇院經理請我給他拍照。有一次,梅蘭芳在后臺卸妝后,我給他拍了一張正面照,梅蘭芳看了高興地說,這是他最喜歡的一張照片。后來梅蘭芳在貴州、合肥等地演出時,特意請我們把那張照片洗上兩三百張寄過去,他要送給當地的領導和粉絲。

文革時兩千多張照片被燒毀,想想就心痛

為熟悉國內外最先進的拍攝技術,我訂閱了很多國外的雜志,每天做很多的筆記。我暗暗下定決心:希望自己的技術能打敗上海、廣州的照相師傅,讓長沙的照相行業在全國排第一。這是文革發生前的想法。

即便過去這么多年,我依然記得自己被批斗的場景。19667月的一天,跟往常一樣,我早早地來到凱旋門上班。誰知道在大門口就看到一張大字報,他們說我崇洋媚外。那天,我被拉到街上游行。奇怪的是,我竟然沒有再被批斗。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那次批斗后,我的精神狀態沒有以前好了,也不敢再宣揚照相的“外來文化”。“文革”時,我拍攝的兩千多張照片大部分被燒毀,現在想想真是心痛,他們就像我自己的孩子。

1975年,我設計了湖南第一臺自主生產的照相機——長島牌照相機。當年5月,3臺全手工制作的樣機完工。照相機的每個螺絲釘都是湖南人自己生產的。因為所需經費大概要一兩百萬,相機沒有繼續投入生產。

如今,我還會看一些國外的攝影書籍。我在59歲學了日文,就是想了解攝影的新技術。攝影這個行業的知識更新太快,若是不學習就會落后于別人,即便我現在99歲,但學無止境。

■文/記者 劉玉鋒 康蒙 實習生 劉盼

/記者 康蒙 張明陽翻拍


Copyright ? 1904-2018 長沙市長郡中學版權所有 地址:長沙市天心區學院街24號 電話:0731-85287900
郵編:410002 湘ICP備18016640號-1  技術支持:拓維教育  管理員登錄
7星彩预测12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