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星彩预测12063|体彩7星彩中几个号有奖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學生成長 > 澄池人文堂
【青春悅讀紀】周怡恒:與世人一起——關于《悉達多》
來源:長郡中學    作者:澄池文學社    發布時間:2017-11-27    點擊率:15542

與世人一起——關于《悉達多》

周怡恒  1519班

(一)

長沙的夏天,雨下不停。

在動筆寫這篇心得之前,我正在與一位友人聊天。與這么多年一直試圖用頭腦來解決困惑的我來比,他活得很欲望,真實得就像生活本身。而我從很小的時候,仿佛就有一種天賦,無論上一秒面對熱鬧的場景如何投入與縱情,下一秒就能從人群的意識中抽離出來,有時甚至是下意識的。我知道這位友人也可以做到。游離于世讓我們感到痛苦,也讓我們沾沾自喜,這讓我們覺得,我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此時在這座被暴雨沖擊得有些失措的城市上空,有一些肉眼不可見的信號跨越無數世俗的生活將兩端的我與他連接起來。在真正熟稔之前,我就在心里把他當做了真正的友人。我們在自己的路上,遇到了對方,能看懂對方的路。盡管從來沒有同路人可言,每個人都只能走自己的路,但我們之間情誼的實質,就是這種“我知道你也在路上”的緣分。

我走在我的路上,隱約能看到悉達多的痕跡。

我常常想,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路上,只是自知不自知的區別罷了。那么“自知”重要嗎?開悟之初的悉達多分明也不自知,是否智慧就是混沌一體?

一切圓成后的悉達多沒有給出答案,愚鈍如我自然也只能緘口不言。

(二)

“所有的人都熱愛著悉達多,而他也使所有人喜悅和快樂。”

他將成為一位偉大的智者、一位祭司、一位婆羅門中的王子。

但是悉達多卻無法令自己喜悅快樂。他感到若有所失,他開始懷疑,他的心靈沒有滿足,他的靈魂沒有安寧,他被沒有頭緒的問題纏繞,他要去找到自我之內的源泉,“這就是他的渴求,他的悲哀。”這就是一切的開始。

“他走過的世俗的事務就像一顆沉向海底的石子,他無需行動,他也無需激動,他只是被牽引并且任憑自己的沉落。他只是為自己的目標所牽引,他不允許任何擾亂自己目標的東西進入他的靈魂。”

他選擇成為一名苦修的沙門。“他們是流浪的苦修者,瘦弱疲憊,對塵俗充滿敵意。”

他又選擇背棄沙門。他學會了摒棄自我的法門,卻不斷回歸自我,感受生命循環的繁重折磨。“這一切,我原可以更快捷更容易地學到,在煙花柳巷的每一個酒肆里,在腳夫賭徒之間。”

他跪謁在喬達摩身前,聆聽最神圣的世尊佛陀的教義。他無法接受。

他重新看到世界。

他進入人世間。他學習游戲,學習經商,學習情愛的法門。然而世俗不間斷地腐蝕著他。他成為令人生畏的賭徒,他在財富與女人的身體間輾轉。有一天他猛然驚醒,發現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已盡數失去。

他尋死又復生,他被一條河流所拯救。他與懂得傾訴的藝術的船夫一同,在河水的音聲中聽見生命的音聲。

在歸于寧靜之后,他卻愛上了自己的兒子。愛讓他終于成為一名愚蠢的世人。“他的愛像一道傷口。”“傷口久久灼痛。”

悉達多最終在對老人和親愛的朋友喬文達的講述中,以安詳的面容顯現了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一切萬相。他的笑容溫和而安詳,與世尊的笑容一般無二。

那安詳的微笑令喬文達憶起自己一生中曾深愛的一切,令他憶起生命中所有珍貴與神圣的一切。

(三)

“悉達多只有一個唯一的目標——使‘自我’化為空無;在空寂的心靈中尋得安寧。”

在我看來,悉達多在開始,從神壇上下來,他一步步把自己置于命運的必然。他學會了摒棄自我的法門,卻在無盡的循環中飽受折磨,當他認清了自己“從未發現真正的自我”后,他從喬達摩手里接過了自我。越想求而求不得,在世間的游戲只讓他覺得“真實的生活都與他無緣,并從他的身旁疾馳而過” 。直到這里,他的人生軌跡是線性地蜿蜒前行,可在逼近那個狹窄的以“愛”為名的關口后,就如湍急的河流倏然入海,消逝于一片圓融中。這是我未曾設想過的結束,那一刻我幾欲落淚。

當他最后坐在河岸邊,看到每個人都執著于自己的目標,每個人都為自己的目標所困擾,每個人都在經受痛苦。他聽到所有的音聲,所有的目標,所有的渴望,所有的善與惡,悲傷與歡樂,所有這一切構成了統一的世界,所有這一切共同交融成萬物奔流不息的進程,所有這一切共同譜成了生命永恒的旋律。“他的創傷開始開花。他的痛苦開始消散,他的自我已融入了萬物的圓滿統一中。”

這是我還不能承受的宏大。像是靈魂被撕開一道口子,某種超越我現實生活的東西被灌進來。

這個世界并非不圓滿,它的每一刻皆為圓滿。“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能用言語表達的,終究會淪于片面。譬如小孩與老人,正確與錯誤,輪回與涅槃,痛苦與救贖。可我現在聽著窗外的雨,我知道它終有結束的一刻,于是此刻的存在就是潛在的滅亡。沒有永恒,那么所有嬰兒都已打上死亡的標記,而所有垂死者必將獲得永恒的生命。當我去接受這一切,腦子里許多思緒串在了一起,一并理順了。我想起三島由紀夫在《天人五衰》里談到的“即使在最歡喜之時也不斷感受的不如意的實質” ,想起了“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想起了《少年時代》最后說的“The moment seizes us” 。時間只是形態變化的紐帶,過去、現在、未來,真實與它的反面同時存在,而我以歸屬于它們而心存歡喜。

我是否應該慶幸自己是個庸人?

之前的悉達多在人世間穿行,與市井生活隔著一層薄紗,他努力接近卻觸而不得。當他放棄了自我的追尋,意外地又被愛戳中肋骨。而愛,愛讓他陷入真正的墮落。最初他所不屑的一切,所有“都是欺騙,散發著謊言的惡臭”的一切,被他盡數拾起。他進入欲望的源泉,痛苦的生發點,在那里他開始理解,他不再與幻象斗爭,他說:“我認為唯一重要的就是去愛這個世界,而不是鄙視他。”

他是從遙遠的地方歸于塵土的普通人,而我,一開始都只是若即若離而從未離開。如我這般天真的人們能夠愛,天真的人們愚昧且無知,若愛就是愚性的一種,若愚性即人們所追求。我固執地認為本能的愛與選擇的愛是不同質的存在。本能的愛有原因,選擇的愛則是必然。這個世界本是圓融統一,而我正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我愛著所有世人,愛路上的每一顆石子與山間的花葉,像愛我的四肢與皮膚。

有一種心理學臨床治療方法,叫做“正念”。它給出了一個等式:痛苦=知覺+抵抗。愚淺的我認為,這個等式可以改為,痛苦=知覺=抵抗。盡可能客觀地感受自己能降低生理上的痛覺,而這不也是一種割離嗎?將個人與這個世界割離,其實是沒有必要的。把格局放大一些,我覺得我在浮生的河流上潺潺流淌,降臨在我身旁的一切,都將成為我。或許我沒有必要急于為自己是個庸人而下任何評判。

因為我早已見過真理。

看完黑塞筆下的最后一個字,我瘋狂地將書頁往前翻,從悉達多見到喬達摩起,或是更早,在他還是一個婆羅門時,他就已經面對著他要尋找的東西。他自幼習得的“唵”字真言,喬達摩傳授給他的奧義,他一路所見過的欲念與掙扎、高尚與優美,都與他最后頓悟的東西達到了極高的一致,它們都成為了他的智慧的一部分。

我去年曾有過一段非常難熬的日子,將自己跟外界隔絕,沉溺在意識的苦海中,一心只想找到那個所謂“答案”,換來的只是更大的痛苦,一度甚至需要借助藥物才能進入睡眠。真理從來不懸浮在空中,真理長在堅實的地上。我仍在尋求真理,卻不急于尋求真理,我覺得,真理也在尋求我。就像我與那位友人一樣,我們相逢在彼此的路上,我們并不是彼此的目的。

我的使命,大概是去愛那些我遇到的,像悉達多的人們。我會深深地愛他們,懂得他們,并不從他們那里獲得同樣的東西。我對他們和他們對我的愛,有一天會成為我們領悟的智慧的一部分。而我,也將得到我的珍貴與神圣。等我走完了這條黑夜里的路,可能我也能成為一個世人。

這世上沒有悉達多,也沒有喬達摩,我們都與世人在一起。

僅此而已。

Copyright ? 1904-2018 長沙市長郡中學版權所有 地址:長沙市天心區學院街24號 電話:0731-85287900
郵編:410002 湘ICP備18016640號-1  技術支持:拓維教育  管理員登錄
7星彩预测12063